翡翠恋曲,鉴微品翠:灯火阑珊寻镯记

翡翠恋曲在无数个翡翠摊、翡翠店、翡翠商场走走停停,以或漠然或挑剔或欣赏的眼光,于五花八门的翡翠玉件中扫视、流连、凝睇
不时为蛋面的莹光熠熠而欢喜,被雕件的翠意幽幽所震撼,因摆件的精美绝伦而赞赏,唯有玉镯,那至简至素的圆环,不耀眼不冷艳,却常常令人无言陶醉,仿若沐浴着静夜里皎洁的一轮满意
有一种特别的手镯形制称为佳人钏,与圆条手镯相同表里皆圆,但条杆极细,纤秀无比,最宜温婉秀气的江南女子佩带
玉料多为冰种晴水色,清新莹润,单手佩带一对,行动间环佩叮咚,琤瑽动听
遐想《采莲曲》中“垂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脉脉含羞,皓腕凝霜雪的纤纤玉手上,是否有莹莹玉钏如水波清澄?那“倚门回忆,却把青梅嗅”的娇俏少女,是否有轻盈翠镯跟着“慵整纤纤手”的起落而摇曳生姿?手腕上第一对玉镯就是纤巧玲珑的佳人钏,采购时反反复复对着光线细细查看,放下一切稍有瑕疵但种色非常好的,只拾取了素净但全无纹裂的一对
对所谓“完美”的追求,或许只要“记住其时年岁小,你爱谈天我爱笑”的年岁才那般执着
那时单纯的认为毫无瑕疵的玉镯一定会长长久久随同自个,佩带时也极端当心,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不知何时的磕碰,已然让她们滋生了丝丝细纹,其中一支更因我不当心跌倒时捐躯护佑,撞击出一道裂缝,尽管并未碎裂,也已不忍持续佩带,只好珍而重之保藏起来
带着淡淡的怅惘,合上手镯盒的锁扣,似乎也将“梦里花落知多少”的纯美岁月封缄
随心替换着佩带过半年的绚丽珠串或铮亮银镯,不再需要当心翼翼的呵护,可手腕总觉得有些空落落轻飘飘的冷清
偶尔在琳琅满目的精品翡翠店里瞥见一支搁在角落的玉镯,爱极那一抹明显的翠绿和盈盈的水头,请店家取出细看,本来略有些零星蓝花,星星点点似是杂质,所以放置许久还未出售
颜色虽好,瑕疵亦重,几经犹疑,拜访数次,因着种色兼美,且漂荡的花朵好似鉴微独爱的焰火,有着“一点芒,生奇芳,灿灿灼灼天花放”的诗意,终究不忍错失,成为腕上之珍
青春岁月里,总有些聚散匆匆的人与事,明知会如焰火一般乍放即凋,仍然不由自主以自取灭亡般的孤勇去任意追逐,就像这虽有点点驳杂的玉镯,只因有明丽的亮色如暗夜焰火,便点染了苍白匆促的时光
那细细飘花,也似指间流沙,点滴笑泪并未埋没在被忘记的往昔,而是静止于翠玉沙漏,将彼时的瞬间苦乐凝固成记忆里明若晨星的永恒
去岁生辰,曾为自个写下这么的诗句:“流年逝,意渐萧,懒看红尘风雨摇......纵歌罢,芳华老,年少轻狂付一笑......”流光如箭,沿袭不觉时光换,恣情无悔的过往已渺远不行追,不再痴狂因一丝璀璨而受万千艰辛的进程,惟愿现世静好安稳,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至如今,寻寻觅觅只想具有一支圆条手镯,冰种也罢糯种也罢,飘花带翠俱可,红黄紫春更喜,润白无色亦佳,种色皆不设限,仅有的标准是质地细腻! 翠海浮沉数年,逐渐懂得可以具有的翡翠不会长成心中设定的容貌,求得种来难求色,求得色来难求质,种色俱佳形又逊,世事古难全,或许只持守住最介意的一点,才干于芸芸众翠中,与最适合的那一支结缘
纵是纯白,只要质细,也是柔柔润润的美镯,就像愈是恬淡如水的日子,愈能源源不断的走下去,若还能有少许颜色装点,更是生射中可遇不行求的奢华,只能道一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有人说,每个女性都应该具有一支手镯,本来,有缘伴于腕间的每一支手镯,都见证了一段或美或痛的路程,记载了如歌如诗的华年
等待走遍千山万水以后,蓦然回忆,能遇见终究的那一支,正在灯光阑珊处,让我欢喜的轻叹一声,本来你在这里

发表评论

  • 访客 发表于 13周前 回复

    好,《翡翠恋曲,鉴微品翠:灯火阑珊寻镯记》文章写的不错!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