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鉴赏:三件海外馆藏唐代动物形玉器,探秘大自然——独立首饰设计师作品鉴赏(一)

探秘大自然——独立首饰设计师作品鉴赏(一)

探秘大自然——独立首饰设计师作品鉴赏(一)

【导读】之珠宝首饰:探秘大自然——独立首饰设计师作品鉴赏(一)。

大自然始终是珠宝设计师们无穷无尽的灵感来源。一个好的设计师,一定是位心灵扑手,善于捕捉大自然的每一处美态,更将大自然的生命融入设计的灵感中,幻化出无穷的意象和故事,呈现给佩戴者一个身心萌动,心灵放空的欢愉片刻。在即将到来的2015中国国际珠宝展上,由40位才华出众的独立首饰设计师共同开启的“2015独立首饰设计师高级珠宝艺术联展”,将以原创的设计语汇,精巧的创作思维,展现出设计师睿智不凡的自然领悟,带您步入奇幻的珠宝世界。展览时间:11月28日-12月2日,中国国际展览中心6号馆。王焜《花开见佛》腾远胜《归巢》蒋喆《海洋精灵》郑业轩《狮子鱼人胸针》刘明明《燕落知春》郑志影《夏》孟雨辰《魅》易水寒《蜻蜓》王旭《鹏程万里》
杨义超《享清福》
刘子慕《荷美》
吴雨桐《荷》
吕政男《深植茁壮》
蔡沛珍《彩田》
陈国珍《花梢日上─杜英》
靳琳《外祖母的后花园》 2015独立首饰设计师高级珠宝艺术联展: 时间:2015年中国国际珠宝展(11月28日-12月2日) 地点: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三元桥)6号馆2015中国国际珠宝展小档案: 2015中国国际珠宝展将于11月28日-12月2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和国家会议中心同时举行,展会由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和国土资源部珠宝玉石首饰管理中心两大权威机构共同主办。作为国内三大珠宝展之一的中国国际珠宝展,汇聚了来自近23个国家和地区的1800多家知名的珠宝制造商、批发商、零售商和加盟商,是珠宝品牌宣传推广的最佳舞台,是商贸洽谈、交易的重要场所,更是珠宝企业家、设计师、鉴定师、业内专业人士共话趋势、寻求合作与发展的平台。已经成为国际备受瞩目,国内最具人气,业内最具影响力的珠宝行业盛会。本届展览总面积达75,000平方米,展位数约4200个,主办方更是精心筹划,打造国内珠宝展史上规模最大的行业盛会。玉器鉴赏:三件海外馆藏唐代动物形玉器

在我国封建社会鼎盛期的唐代,因西域的开拓,新疆和田玉大量输入了内地,使得唐代的玉器多以此种材料为主。尽管它们的生产数量不多,但其品种和艺术风格上均有新的发展,且于质量上更加精雕细琢,故玉雕承前启后的特点十分明显。尤其是唐代玉器的文玩化功用,相较周汉玉器更显亲切可爱,更具玩赏性能。其中唐代玉器中的摆饰和头饰,通常以肖生玉器为主,且多为动物形象。如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亚洲艺术馆’)馆藏的三件动物形玉器,其就有陈设、把玩和装饰之用途。

对于猪的名称,在古代的中国有许多种叫法,其中最为流行的是称豕(shǐ)、彘(zhì)、豚。且于古代各种猪的雕塑艺术品中,尤以玉猪的雕刻,最具艺术魅力和艺术价值。而趋于写实风格的唐代玉猪,相较于汉代的玉猪雕刻,其造型、工艺上更趋复杂。

图1

这是亚洲艺术馆馆藏的一件唐代玉豕(图1)。它高4.4、宽9.2厘米,以黑褐色的整块玉圆雕而成。短耳,圆眼,嘴巴紧闭,尾巴贴于臀部,体态肥硕,四肢短小,作俯卧状。其造型布局均匀,线条简洁流畅,琢磨极好。且玉豕面部表情温和,神态生动逼真,憨态可掬。特别是以阴线雕刻手法,雕琢出头、四肢、尾的玉豕轮廓,手法凌厉,具有较强的概括性。同时仅用浅浮雕的简单几条线,便刻画了玉豕四肢,沉稳肥实,力道十足。而敦实饱满的玉豕体型,又令唐代玉器的时代特征非常明显,不失为一件精致的玉雕艺术品。

至于骆驼这种动物,在华夏历史上并非唐代所独有。但在当时的国家、社会到精神生活层面,均能见到它的身影,使它成为了唐代的一种“象征符号”。大唐帝国从进贡和俘获中获得的骆驼,不仅彰显了唐代的繁荣盛世,而且在农业生产、商业贸易、民间生活等各个方面,骆驼皆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同时作为沙漠中最理想的交通工具,骆驼对唐代丝绸之路的贸易,亦贡献巨大。有鉴于此,骆驼形象在唐代的艺术品中运用极广,其中不乏玉器的表现。

图2

亚洲艺术馆馆藏唐代玉骆驼(图2),高8.3厘米。其玉材为糖色,温润凝厚,顺滑细腻,周身满布沁色,品质极佳。圆雕的骆驼形态逼真,神情宁静,身体比例捏拿准确,呈跪卧状。其低眉顺目,凝神回望,姿态安详,形态温和。玉骆驼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身体的轮廓及四蹄,背部起双峰,尾贴于臀。整器造型拙古沉稳,形象精致美观,刻工严谨细致,线条舒展流畅,运刀自信娴熟,工艺极为精湛,足显唐代艺人高超的雕琢技艺。另外,这件玉骆驼的形象,既写实又抽象,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与时代特征,同时亦塑造了大唐盛世的时代风格。

对来自域外之物,如当时西域和东南亚进献的马、狮、象、豹、犀、鹦鹉等动物,唐代帝王与历代统治者一样,总是充满着好奇。而邻国为获取丰厚的回馈,亦乐于将这些动物进献。被豢养在宫廷兽苑中的此类动物,除有专人照看以外,还有固定的食料供应,可谓“待遇”极佳。唐宫每逢重大庆典、节日或有宴乐,通常会以百戏杂乐助兴,宫廷的五坊便引舞马、驯狮、驯象、驯犀等入场,随音乐或舞、或拜,其乐融融。甚至在唐人的诗文中,对此现象也多有吟咏。

图3

这件高5.7厘米、亚洲艺术馆馆藏的唐代玉头饰(图3),所塑动物形象即来自域外的瑞兽。此兽为黄褐色,笔者推断其形象应为域外的母狮,作蹲伏状。其神情闲适,形象威武但不失顽皮。大耳,环眼,扁鼻,闭嘴,四肢伏于地,全身带螺旋纹。尤其是前伸的两腿,十分拟人化,匠心别具。而左侧似有一鱼,似将被瑞兽饱餐。其尾部较长,并呈装饰性排列,作头饰的功能明显。此唐代玉头饰与前朝玉器的造型、用途相比较,既可作头饰,又可陈设和把玩,实乃一器多用而明显不同。

从以上三件亚洲艺术馆馆藏的动物形玉器中,读者可见唐代玉器的立体雕刻体形较小。且于雕琢中抓大型和主要部位,不同形象有不同的表现手法。特别是精雕细凿的动物形象细部,其往往在正常躯体结构比例的基础上,以夸张手法进行刻画。同时,玉雕动物不仅有忠厚富态的猪、吃苦耐劳的骆驼,还有神威有力的狮虎、怪兽等,题材广泛。

发表评论

  • 访客 发表于 13周前 回复

    好,《玉器鉴赏:三件海外馆藏唐代动物形玉器,探秘大自然——独立首饰设计师作品鉴赏(一)》文章写的不错!